婚宴之酒「十四代」?

早前去加拿大安省Muskoka渡假時,剛巧碰到一對新人在我們住的渡假村舉行婚禮,於浮在湖面的木造平台上行禮唸誓詞及交換戒指,非常浪漫。

當日下午,渡假村的餐廳經已準備妥當,迎接黃昏的晚宴。說到婚宴,似乎任何民族都有飲酒這傳統和習慣。加拿大的婚宴較多以葡萄酒招呼賓客;當然烈酒也有,例如拔蘭地、威士忌,但日本酒則很少見。雖然近年有較多加拿大人認識日本酒,但始終未入主流。

日本酒在日本人的傳統神道教婚禮上必不可少。新人在神社進行「三三九度」,又稱為「三獻之儀」,就是新郎和新娘輪流喝日本酒並且交換彼此的誓言,承諾相守終身,意義有點像華人的交杯酒。儀式上有大、中、小三種不同的淺碟型酒杯,代表天、地、人。由小杯開始飲,先是新郎,然後新娘,又輪返到新郎;這樣二人合共飲了三次,便改為用中杯,輪到新娘先飲了,再到新郎,又輪回新娘,合飲三次之後再改用大杯,新郎先飲;如此輪流,一對新人加起來便共同飲了九杯酒。由於日本人認為三是吉利的數字,而九則是最大的數字,「三三九度」代表達到吉慶的頂端,新人飲下的日本酒也被認為具有神明的力量,能帶給新婚夫婦幸福。

神社之外,在日本的婚宴很多也是用日本酒款客。經濟條件較好的日本人為了體面,不管平日懂不懂飲酒,不少都會用酒王「十四代」,令到有些人錯覺,還以為「十四代」就是婚禮專用之酒哩!說起「高木酒造」出品的這個銘柄 (品牌),清酒愛好者無人不知、無人不曉,但卻不是人人有機會飲過。

20066073_1432063990242737_5255777507617013760_n

位於山形縣村山市的「高木酒造」,於1615年創立,有四百年歷史,傳至第十四代繼承人高木辰五郎的時候,由於原來的杜氏(釀酒師)於1993年退休,他的21歲兒子高木顯統接任杜氏。當時高木顯統只是一名攻讀農科的大學生,沒有什麼釀酒經驗;但他鑽研酒米、酵母、入樽法,嚴格講究製法,因此釀製出數以十計不同級數的高質素清酒,並且以他父親是第十四代傳人來為品牌命名。高木顯統對出品要求極高,就以酒米為例,種類有山田錦、愛山、酒未來、龍之落等等;他會自己種米,如果他認為當年種出的酒米質量不好,他便不釀製屬「十四代」頂級的「龍泉」系列了,因此物以罕為貴,限量生產之下價錢颷升,極品要加幣四、五千元一瓶,或者更貴。最為人傾倒的代表作是「十四代大極上諸龍泉」,此外「龍月」、「双虹」等系列都是精品。「十四代」被譽為「夢幻之酒」,日本人當然識貨,中港台人士也趨之若鶩,不少極品「十四代」都被香港人、大陸人買光了。

高木顯統釀製出的「十四代」以酒香清淡細膩,帶有果味,回甘悠長而著名;純米大吟釀和純米吟釀類別的日本酒度多數是+1和+2。在十多二十年前流行辛口酒的年代,「十四代」是十分反傳統的大膽嘗試。有些「十四代」的瓶身還會註明酒造的獨特釀酒技術,例如「七垂二十貫」就是採酒與酒粕比例的一個計算方法。酒造以古法雫酒,利用布袋裝著酒醪讓清酒自然滴出,每七份的清酒就有二十份的酒粕。日本古時迷信,如果酒造出現「七垂二十貫」便會倒閉,但高木酒造卻生意滔滔,令到「十四代」更添傳奇色彩。

近年高木酒造還跟前日本足球明星中田英壽合作,研發清酒。去年有「Sake N」,今年推出「十四代Black Label」,那是適合伴隨西餐而飲的精品新派日本酒。看看「十四代」能否靠「黑牌」衝出亞洲,成為將來西方婚宴也被用作款客的新貴。

 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